得意黑龙江麻将辅助器

生物醫藥:創新與綠色同行

時間:2019年12月26日信息來源:《經濟》雜志、經濟網 【字體:

 隨著生物技術與臨床研究的發展,世界各國也對相關成果的轉化力度不斷加大,從而為生物醫藥產業的成熟與發展提供了新的契機。生物醫藥行業,有望成為戰略性支柱產業。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智庫醫藥研究室主任曹慧莉向《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表達了相應的觀點。
 
  《經濟》:根據賽迪智庫發布的醫藥工業數據,我國醫藥工業整體表現穩中有進,您認為國內與國際哪些因素會影響醫藥工業行業?
 
  曹慧莉:從國際方面來看,全球醫藥市場格局面臨變革,制造業向新興國家轉移。中國等亞洲地區國家的藥品專利制度逐步完善,憑借勞動力成本優勢和固有成本優勢,全球醫藥CMO市場正持續從西方成熟市場轉移至亞洲等新興市場。同時,全球醫藥消費市場增長重心也從歐美等主流市場向新興國家轉移。預計2020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增速將維持在3%左右。未來3年-5年,東南亞、東亞和拉美等區域新興國家醫藥制造業年均增長率將超過10%,成為全球醫藥行業的主要驅動力量。
 
  目光回到國內,醫藥工業影響因素較多,有利與不利因素并存。有利因素首先表現在醫藥衛生需求增長較快會帶來醫藥工業產品需求增多。國民健康及預防保護意識不斷增強,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人口老齡化,居民可支配收入穩步增加,都將對我國醫藥工業發展形成助推。其次國家政策層面也會給予大力支持。近年來,生物醫藥產業已成為我國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健康中國2030》明確指明了大健康產業的發展方向,加快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促進生物產業和健康服務業發展、加快醫藥行業結構調整、扶持中醫藥事業發展、推進醫療器械國產化等重大舉措的出臺,為醫藥產業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不利因素主要有:一是行業監管趨緊、趨嚴。國家藥品醫療器械審評審批制度改革深化,藥品注冊分類調整,注冊標準提高,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加快推進,全過程質量監管加強,《藥品生產管理規范(2010年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5版)全面實施,對企業創新和質量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環保標準提高和監督檢查加強,對生物醫藥產業綠色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應該說這也是好的事情。二是各類政策的調整也會帶來終端需求的不確定性。
 
  《經濟》:2019年我國發布了《“十三五”生物技術創新專項規劃》《“十三五”生物產業發展規劃》,突出了生命科學和生物產業的戰略地位,您認為當前生物產業的發展特色有哪些?
 
  曹慧莉:創新和綠色是當前生物醫藥行業發展的最大亮點。
 
  “十三五”以來,在國家政策導向和企業前期積累的基礎上,我國生物醫藥工業創新體系逐步完善,創新成果顯著。企業創新投入不斷增加,從事創新藥研發的企業日漸增多,一些傳統的原料藥、普藥生產企業也開始從事一類新藥的研發。醫藥企業創新主動性提高,企業成為大多數新藥申報的主體,企業主動對接國內外知名院校,逐步形成了以科研院所和高校為主的源頭創新、以企業為主的技術創新,上中下游緊密結合、政產學研用深度融合的網絡化創新體系。藥品注冊申報數量回升,創新藥申報強勁。“十三五”以來,新申報的一類新藥數量大幅度提升。
 
  另外一大亮點——綠色體現在:生物醫藥行業清潔生產水平顯著提升,綠色改造成績顯著。化學原料藥綠色生產水平明顯提高,有多家醫藥企業和醫藥園區成為綠色工廠和綠色園區。企業主動聯合科研院所研究控污減排技術,努力提高清潔生產和污染治理水平。例如華北制藥與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等科研院所合作,積極開發環保新技術,作為牽頭單位,承擔國家“十三五”專項科研課題《制藥工業污染全過程控制技術研究》。同時,企業積極爭取國際先進清潔生產認證。
 
  《經濟》:在中國生物產業的發展過程中需要注意什么?能否提供具體案例?
 
  曹慧莉:雖然近幾年我國生物醫藥產業自主創新能力不斷增強,但我覺得仍需加強。2018年,我走訪調研了很多生物醫藥企業,發現創新發展環境還有待完善:
 
  一是國內臨床研究資源緊張。醫療機構從事臨床試驗積極性不高,特別是在生物等效性及I期臨床方向,正式投入運營的醫療機構甚少。臨床資源緊張延緩了創新藥的上市時間,增加了企業成本。
 
  二是創新藥“進院難”現象普遍存在。一些惡性腫瘤、罕見病領域新藥雖然進入醫保目錄,但由于終端政策影響導致“進院難”問題普遍存在。
 
  三是國產高端醫療器械推廣不足。很多國產高端醫療器械性能綜合評價都不錯,也通過了相關部門的驗收,得到了專家高度好評,但在醫療機構推廣應用上阻力較大,缺乏相應實質性的激勵措施和舉措,不利于我國本土醫療器械企業的發展,也不利于降低我國整體醫療衛生支出。
 
  四是科技成果有效轉化不夠充分。這主要是由于科研項目大部分由科研院所開展,科研院所缺乏轉化科研成果,實現產業化的動力。科技成果轉化體制機制不暢,科研成果本地轉化率低,“最后一公里”問題亟待突破。例如,北京具有一流的科研院所,但原始創新成果轉化率較低。廣東省醫藥產業領域僅有 23.3%的項目以產學研方式完成,研發成果產業化機制有待健全。
 
  《經濟》:在政策扶持、資本聚集等驅動下,全球生命科學與生物產業發展迅速。對比其他國家的生物產業發展,有哪些經驗或教訓?
 
  曹慧莉:我想談談日本的漢方藥發展對我們國家的啟示。中國醫藥學已有數千年歷史。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中國傳統醫藥行業也逐漸復蘇,中醫藥已經傳播到180多個國家和地區。盡管我國傳統醫藥產業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國際化道路依舊漫長,目前國際中成藥市場份額中我國僅占5%左右,而從我國大批量進口粗加工中藥原料的日本卻壟斷了國際中藥市場近90%的份額。日本漢方藥有如此成績,主要有4個原因:
 
  一是強大的政府支持。日本政府除了將漢方藥納入醫保體系,減輕患者采用漢方藥的藥費負擔,也比較重視漢方醫學教育。日本有80所醫科大學全部開展了漢方醫學的教育,政府還投資建立了一系列漢方醫藥研究機構,如北里研究所附屬東洋醫學研究所、富山醫科藥科大學和漢藥研究所等。
 
  二是注重研發創新。日本“漢方藥”的創新主體是企業。日本的三大漢方藥生產企業(三共、津村、鐘紡)的新藥研發費用均占每年銷售收入的10%-20%,遠遠大于我國中成藥生產企業3%-5%的研發投入。日本“漢方藥”注重劑型創新,大多采取顆粒劑、片劑、膠囊劑、口服液等劑型,擺脫了水煎火熬的傳統中藥服用方法。為最大限度地保留藥效,藥物提取過程采取溫浸提取、減壓濃縮、噴霧干燥、真空冷凍干燥等技術和設備。同時,在制劑外觀和口感上,日本企業也進行積極創新,顆粒美觀、包裝精致、口感好,一些漢方藥顆粒劑能直接口服,都不需要水送服,一改中藥粗糙、苦澀的觀感和口感。
 
  三是嚴苛的質量控制。中醫藥給人一個很強的印象就是“隨意”。日本在“漢方藥”的生產過程中,就極力壓縮“人為”的“隨意”因素。20世紀80年代末,日本頒布漢方藥生產質量管理規范,漢方藥都按這個標準生產。日本還專門出臺了藥材種植規范,要求生產過程中盡量不用化肥和農藥,盡可能降低農藥殘留和重金屬含量,以保證原材料的質量,并且對每個環節都有詳細記錄。除了檢測性狀、干燥減重等項目外,日本對于“漢方藥”中重金屬殘留量和農藥殘留量的監控是非常嚴格的,而且日本“漢方藥”對于鑒別和含量測定的要求非常高,普遍比中國中藥標準更為嚴格。正因如此,日本“漢方藥”在西方市場很受歡迎,比如,津村制藥的六君子湯,就被西方醫學界用來進行輔助抗癌治療。
 
  四是重視中醫藥傳承。中藥原料和中醫典籍是中醫藥的兩大法寶。中藥原料方面,中藥強調“道地藥材”,津村藥業先后在中國建立了70多個GAP(中藥材生產質量管理規范)藥材種植基地。中醫典籍方面,日本重視中醫古籍的傳承。現在日本漢方醫籍的藏書量僅次于中國,還有20多家漢方醫籍出版和翻譯機構,每年出版漢方醫藥書籍100多種,其中不僅注重古代書籍,還特別關注我國大陸和港臺地區最新的中醫藥研究動態,并在大陸和港臺地區設立專門機構,收集所有中醫藥出版物,為其所用。
 
  《經濟》: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到來,各類顛覆性新技術為生命科學的發展與變革創造了新的機遇,重大成果不斷涌現。您認為當前生物產業有哪些值得關注的科技?
 
  曹慧莉:我覺得細胞治療技術未來可期。2017年,美國FDA批準兩款CAR-T治療血液和淋巴腫瘤的藥物后,CAR-T細胞治療方法受到全球極大關注。干細胞在治愈很多疾病方面具有廣闊前景,包括老年癡呆、腫瘤、糖尿病和關節炎等。2017年底確定細胞治療按照藥品申報以來,國家藥監局已受理5項干細胞產品,按照1類生物藥進行申報。2018年國家藥監局受理的5項產品適應癥,包括創面修復、關節炎、牙周炎和移植物抗宿主病。除人牙髓間充質干細胞注射液按照3類生物藥申報外,另外4項均按照1類申報。
(作者:李雪嬌 )
文章熱詞:
得意黑龙江麻将辅助器 贵州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预测一定牛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篮彩让分胜负推荐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甘肃快三遗漏号数据查询 胜分差怎么倍投 秒速飞艇 nagaworld软件赚钱 极速快3软件